关于

车非车,梦非梦

翻身下床时头脑半是昏沉,左右摸了摸,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只烟来点上。鼻翼耸动,深深吐纳,一点猩红在快速烧尽的烟灰里明灭起来。空调制冷声把空气抽得更加躁热,不知疲倦的霓虹灯透过窗帘洒落在床前地板上,晕成了模糊油腻的一片。

目光落向远处不知什么地方凝神很久,久到重拾起沈巍那深沉得带有压迫感的目光时,积攒的悸动刺激着酒醉的柔肠,迷蒙中影像一层一层地交叠。

一袭青衫,曳地荏苒。一瞳目光,黑而深晦,从垂落的发丝之间诱引着心里海水,作潮起前的涌动。

展露在眸底的美丽,在心上撞出惊心动魄的情愫,拨散了身侧虽超脱,却也寂寞的缭绕仙气。

谁的腿一左一右蜿蜒成两条岔开的山脊,谁正埋首山坳,以舌为犁,誓要开垦出一方丰硕的良田。欲求昭彰肆意,潜入发热皮肤的每一毫一厘,催逼着身体做最真诚,最原始的回应,如干渴时啜饮着水,疲乏时深吸着烟。

掌心摩挲着他的肩胛,动作轻柔带着无限的爱怜。绵密湿热的吻如雨点落在他光裸的脊背,再沿挺拔的鼻梁落至唇角,撬开唇齿,长吻狂烈而深沉。

灼烁发亮的眼中暗藏了一丝恸色, 却非自悯,有孤单身影在脑中挥散不去,如一块压在心上,沉重的冰。沉息一喘,以身为斧,蓄上古暴虐蛮荒,泄独属于人的爱欲,再以淡然之姿,赴一场天地色变的决然。

“如果这是宿命,那也不过如此,只或者是,仍有什么令我不舍”

话说的人是谁?这是着了什么魔?中了什么魇? 不给思维多余的机会来推敲回味,情欲便如海潮汹涌卷来,须臾没顶。

滚烫的呼吸,湿热的情愫,印在唇上,缠在舌间。手掌攀沿小腿曲线缓缓摩挲,两片唇流连贴合,舔舐亲吻,舌尖描绘他欲望间鼓涨的脉络,如丈量掌中川峦山河,或轻或重的喘息连绵重叠,裹着咸腥汇成一片。

仿佛重温一场陈旧失落的缠绵,穿过岁月轮回由远及近时行经某处,一丛草木探出头来拽曳衣裾,漫不经心地随手将它一拨。不想,却拨开一片鸿蒙。

溪水边少年抬头一望,平静无端的眸子里泛起细碎的波光闪烁。宿命冥冥的暗影,牵动百转千回的情肠。

那个少年,是沈巍的眉眼。

——end
赵云澜视角,入梦昆仑君,意识流车,比起肉欲,更中意情欲

评论
热度(47)

© 高岭之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